简洁

《爱无反顾》番外合集

卧槽啊啊啊啊

耦俱无猜:

几个小番外独立成篇可拆开也可看作整体,都放在这篇lo里


先送上第一个阿黄视角虐狗故事







黄宇森自觉作死功力已臻化境。


“我有留意国内的新闻。”


闻言王俊凯发了会儿愣,刚刚他说起自己近况,提到回G市找王源,苦于三年过得太快最佳时机已过,不知如何提及完婚一事。


小伙伴的思维异于常人,很快脑补出一部爱情大电影。


“前几天看到‘小伙子降落伞求婚被挂树上几小时’,还有上次听朋友说某富少在女朋友办公楼外用直升机挂横幅结果撞到小鸟,哎哟我操笑死老子了,被扇耳光活该啊哈哈哈哈哈!”后面那笑声简直气吞山河。


王俊凯一脸what the fuck:“所以呢?”


“所以兄弟,男人还是务实点好。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举个例子。”


“比如……就拿我表哥来说,他求婚送了个户口本。”


“醒醒吧,户口本不能送。”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阿卓反应。”


“嗯,你继续说。”


“不好说。”


“……”


“表哥当天气得内伤。”


“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让表哥爽快点给钱,谈感情多伤人。”


“……”


在王俊凯回去找王源那天,黄宇森就帮他探过口风,谁料惨遭反将,单身狗零零七没那么好当,来自朋友无形中的嘲讽最为致命,所以此刻黄宇森选择把伤害反弹回去。


奈何老友一句“上次你说想泡的那个合作伙伴后来怎么样了?”,堵得他无话可说。


王俊凯:“之前没来得及问,男的女的?”


“男哒。”


“有后续么?”


“别提了,那人是个变态。”


“嗯?”


“他想上老子!我怎么就这么倒霉,一言不合遇到个1。”说到这,黄宇森愤愤不平,“操,脸长这么漂亮居然是上面的。”


王俊凯得出结论:“这么说,你想睡人家也是变态。”


“我从来没否认过。”


王俊凯心中竖起一个大写的服字,接着他说:


“还有上下不看脸吧,要看活儿好不好。”


“操,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时隔几年再度踏上祖国大地,黄宇森是惆怅的。自从将事业重心转移回来,黄宇森就特别忧郁。今年他三十了,还是孤家寡人,反观身边的亲朋戚友,最不济的也有了固定伴侣,更离谱的朋友家已经会打酱油的小娃娃居然喊他叔叔!


叔!叔!


两个字放大加粗调亮呈IMAX巨幕效果,暴击。


黄宇森从一个不甘寂寞、风一般的男孩子进化成了……疯一般的男子,很快就在朋友圈物色合适人选求约饭,可惜,他的朋友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就是在结婚的路上。


问这个:“周末爬山走起!”


回曰:“Sorry,哥要带娃。”


问那个:“周六吃私房菜去不去!”


回说:“不好意思,要陪老婆。”


连不太熟的都问了:“好久不见了,刚回国要不要吃个饭叙叙旧咧?”


结果收到回复:“诶,不早说,刚和女朋友约好看电影。话说没备注,你谁啊?”


黄宇森受到一万点伤害。


黄宇森爆发一声足以让灵魂颤抖的呐喊:难道这世上就剩我一个贵族了吗?


然后收获一堆赞,日。


人性呢?还有没有天理了?让不让单身狗存活了?


在两个星期重复无聊周末时光之后,快要发霉的黄宇森做出一个伟大的壮举,喊上那些狐朋狗友一起聚聚。不是要约会/相亲/陪家人吗?成全你们好了,来来来,都过来看看,这一个两个的,操,绑死在婚姻坟墓里还不自知。是不是特别似曾相识?没错,被孩子尿一身那个,就那个,像不像你?女朋友闹别扭非要你跑山下买农夫山泉那个,像不像,像不像任劳任怨的你?你你你,还有你,心里有没有特别悲凉?有没有特别惨?有没有特别虐?


反正他是觉得很虐,但他猜到了开头,没看到结局。


以上不算什么,毕竟回国半个月也渐渐习惯了,终极大招来自好友的合击。


他们受黄老板召唤跑到这山林公园野餐陶冶身心,好几个拖家带口,算算人数,十几二十是少不了的。王俊凯和王源正好有空,就来凑个热闹。


说是暗恋过,黄宇森自认已完全放下,其实出国几个月他对王源的感觉就减淡很多了,再加上他把失恋的伤感化为学习的动力,发愤图强,日日流连图书馆学习室,基本没什么机会缅怀过去自己那点可怜可爱的少男心,更是将那段回忆深藏在了脑海,偶尔拎出来晒晒太阳,沾满一身灵动鲜活气息,还挺美好的。


他再也没试过喜欢一个人是哪种心情,悸动的感觉似乎已经成为上辈子的事。


并非对王源念念不忘,而是自从发现自己男女通吃多半偏同之后,黄宇森忽然转性,变得……怎么说,形容性冷感好像不太对。他也有偶尔为了解决生理欲望约过,但是没几次就听说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表亲的同学约太多染了性病,吓得不敢再乱来。


唉,没意思。


想过正正经经找个人过日子谈谈小恋爱,但黄宇森不知是否眼光太挑剔,愣是没遇到合适的人,后来开始工作,忙碌之余,随着年龄增长,这些冲动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变成一锅热汤沸腾冒泡。


在场就他和另一个哥们没伴儿,还想凑个临时堆,结果人呆了没五分钟就收到母后传召,得立马赶回去……


于是就剩他一个没人陪,黄宇森点了根烟,坐一块石头上默默叹气。


旁边走来个人,问他:“对象没来啊?”


黄宇森回过头,见是王源便笑:“毛个对象啊,老子单身快十年了。”


“不是吧?”王源笑道,“上次还要求婚来着。”


黄宇森摆摆手,捂心口凄凄惨惨地说:“你不懂,一个人挺好的。”


“我是不懂。”


黄宇森:“……”


没一会儿,王俊凯也过来了,端着烤翅香肠丸子给王源。那一脸“我看你吃就很香”的腻歪表情,黄宇森没眼看。


为什么没人给我烤?


又一次来自心灵的拷问,深深击倒了他。


仿佛听到这天外来音,王俊凯和他对视一眼,笑得蔫坏蔫坏。


那意思像在说,羡慕啊?找一个呗。


黄宇森当即满目不屑:谁说老子羡慕了,呸,呸呸。


王俊凯不知道是更来劲儿,还是单纯的平时和王源相处就这德性,反正恩爱秀得越发变本加厉旁若无人。


哦对,他现在不算人,是只单身汪。


黄宇森那叫一个不爽,为什么连萧婉颜都有男朋友了,而他还是找不到对象?


萧小姐:???


扭过头去眼睛看不见,可惜耳朵无法装置过滤器,黄宇森一脸无聊地听旁边这对小情侣调情,对话具体如下:


王源:“诶,这个给你给你。”


王俊凯:“你吃啊。”


王源:“不爱吃,你吃。”


王俊凯(坏笑):“好的我懂,宝宝希望我更努力。我吃就是。”


王源(没好气):“什么啦!”


王俊凯:“我怕味儿太重待会影响。”


王源:“能有什么影响……”


黄宇森忍不住刷存在感:“韭菜味浓啊。”


王源依然一脸懵:“啊?”


王俊凯又回到最初那个话题:“不过既然你想我吃我就吃。”


黄宇森冷不丁翻了个白眼。


王源愣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靠……我没那意思。”


黄宇森又转过头,多年好友露出这种表情简直是强奸自己眼球。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拉着王源去另一边人少的地方。


这个半原生态山林公园空气清新、绿化怡人,是很多本地人短假期去处首选之一,道路两旁设有座椅可供行人休憩,区域划分烧烤、野餐,东南面那座水库下边可以钓鱼,不过一般很少人特地跑来这,毕竟公园占地不少,从西门进来开车要半小时才到。


他的手一直没放,即便陌生人路过行注目礼,也还是紧紧握住。沿着主干道途经大湖,横跨半个山头便能到达水库。眼前的背影让人陷入恍惚,仿佛又回到少年时代,王俊凯在前方领路,他们顺着墙根,走在人烟稀少的校园径道,光束斜斜倾倒,只能照到半个脑袋。王源晃晃手让他慢点,王俊凯才微微侧头问怎么。还说来散步呢,步伐却越来越快,好像赶着去哪里一样。王源没有丝毫责怪之意,只觉气氛略闷,和他说笑。王俊凯反而道歉,揉眉心说一时没改过来。


王俊凯抛下所有,带着一身水汽回来找他。从那天起王源就打定主意了,这辈子再也不放手,谁放谁天字号第一大傻逼。王俊凯还笑他,做人还是不要轻易立flag,万一……话没说完被王源的瞪眼打断,转而改口:那是肯定不会实现。王源哼哼两声,被温柔吻住。而王俊凯的事业几乎是从零开始,真应了那句万事开头难,幸好如今渐入佳境。王源自然出了不少力,有些病患走过一趟鬼门关在他手中活过来,当是送礼送钱道谢。他不习惯这套,但一番真话说得到位,人都服他,往后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其中不乏商界中的人物。


年轻时谁没做过傻事,现在学乖倒不出奇。对王俊凯来说怎样才算一个光辉前途、美满人生,王源再不愿不敢断言。但凡出现任何困境,他都会陪着一同面对。


这才是爱情里最令人动容满足的状态吧。


牵着你的手,走在雨后初霁的每一个明天里。


恰巧昨日遭暴雨洗礼,正应景。人走着走着忽然就停住了,还挣脱他的手,王俊凯回身看他蹲在地上,不知在搞什么。


“这两颗石头,长得一模一样诶!”王源抬头满脸兴奋。


不就是石头吗?有什么值得惊讶的?王俊凯实在不懂他的小男友为什么长这么大某些方面还像没长大,但他向来一边嘲笑一边纵容得无法无天。


王俊凯陪他蹲下,拿过其中一颗端详,再并到一起对比,忍不住打击他。


“我这个大一点,纹路也不太一样。”


“哪有,你看清楚点,就是一样。”


“这里啊,凹陷弧度你那颗比较深。”


“那也长太像了,肯定是兄弟俩。”


“哈,是哦。”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想法呢?王俊凯当场就想把人搂过来好好揉一顿,得亏是在公共场合才打住了。


“我们捡回去吧,万一哪天失散了可以用来相认。”


这下王俊凯是再也忍不住大笑:“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失散?你说说。”


“有个意外什么的……再假设我们其中一人失忆啊,这不就有信物了嘛。而且你看,你手里那颗多像你。”王源边说边站起。


“我哪里像石头?”王俊凯失笑道。


“脾气又臭又硬。”


“……宝宝你是不是屁股痒了,啊。不惹我不舒坦是不是。”


王源已经倒退走出几步,笑容完全雀跃灵动,调侃王俊凯像石头只为闹他玩,是早有预谋。他把石头揣兜里。王俊凯跟着起身,手里石头掉落,弯腰捡起才追上来。


王源笑得脸微红。


王俊凯禁不住拉起一边嘴角,不紧不慢朝他走去。


已近黄昏,大片大片晚霞追着他们离去。


很不幸黄宇森的车死活打不着火,王俊凯把他送回去。上车时被秀一脸恩爱的黄宇森摊在后座,有气无力地和他们聊天。热衷于劝单身人士脱团可能是全天下情侣的通病,黄宇森拒绝这个话题。还好王俊凯和王源不算病得太严重。


“你也该定下来了。”王俊凯拐过一个弯,顺着前方车辆下坡。


黄宇森啊了声,没回话。


“和外国人谈恋爱什么感觉啊?”王源有点好奇。


王俊凯闻言瞥了一眼:“怎么,你很感兴趣?”


“我就问问,开你的车。”


“也就那样……不过挺爽的,叫得很嗨。”


“这么热情啊。”王源感叹了句。


黄宇森来了劲儿,坐直了开始讲故事:“还是有比较含蓄的,我就遇过一个。长得很可爱,是个法国人,说话都跟念诗似的,出门非要拉我手,特粘人,床上老爱哭……”


“喂。”王俊凯出声打断。


“干嘛呀你,专心开车。”王源嗔怪地看他一眼。


“哈哈,王俊凯你气管炎呢哈……”黄宇森没笑完,被副驾的王源回头瞪了眼,顿时收声。


然后他又躺了下去,用一种恍惚的语气说:“说起来,他真挺可爱的。看个恐怖片都能哭,不哄就不理人了。有一次他被狗追了几条街……”


“怎么了?”王源想笑又不好意思。


“一只泰迪。”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下连王俊凯也止不住笑。


“是了是了,那画面太搞笑了我就忍不住啊在后边笑。”


“后来呢?”王源笑着问。


“掰了。”


“啊?”


王俊凯短促地笑了下,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王源禁不住轻轻拍他大腿,让他注意着点别往人家伤疤上戳,这样太不厚道啦。


“那里刚好在修路,他不小心掉进下水道,怪我没救他……”


“……”


“……”


“我就说嘛,一只狗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吗?”


“哈哈,你还真别说,王源儿也被狗吓过。”


“闭嘴吧你,谁让你发表意见了。”


“我怎么了,实话还不让说了啊。就上个月啊,这货被小区大狗吓到,跑回家找我要抱抱。”


王源:“……”


王俊凯忽然一脸惆怅:“现在也就受惊会撒娇了,以前多可爱啊,动不动就要我哄。”


“你就放屁吧……我哪有动不动就要你哄。”


黄宇森吐槽:“拜托你收一下,你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表情吗?一副女儿要出嫁……”


话说一半,前面两人默契十足地回头看他。黄宇森只能打住,转而邀请他们上楼喝两杯,黄言礼和苏翰卓也在。


王俊凯闻言表情和语气变得微妙:“这么贸然上去会不会撞破什么……”


“放心,不会。”


苏翰卓前天忽然跑他这儿来,问也不答发生什么事,脸色很不好,后来干脆晕倒了。黄宇森送他去医院看医生,诊断是急性肠胃炎,等他哥急匆匆赶来才知道又是吵架。苏翰卓醒来不肯回黄言礼那儿,所以这两口就赖他家了。他是没什么所谓啦,反正房子够大。


所以人还病着呢,黄言礼没那么禽兽。


黄宇森还是低估他哥的不要脸程度,这头领着一对情侣进门,那头另一对正坐在毛毯上吻得热切。黄言礼听到声响没停下,意犹未尽地追着多亲几口才分开,惹得门口几人齐声怪叫。王俊凯一点不把自己当客人看,进来就去酒柜挑酒,还不忘招呼王源先坐。


屋主洗完澡出来目睹让他想自尽的一幕:黄言礼拍他死党屁股,低声说憨憨快去睡。那一瞬间,黄宇森怀疑潜藏多年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后半夜把酒言欢,灯光调至最暗,所有面目均是泛黄色调,仿佛眨眼间时光倒流14年,他们还是年轻的模样。王源竖起双腿,将下巴搁在膝盖,微微侧目偷看旁边。他注意到了,今晚的王俊凯始终处于兴奋状态。


黄宇森把他们送出门,转头发现王俊凯没拿外套又给送出去。


这一下当场就懵了。


王俊凯和王源在接吻。


他将人抵在电梯一侧的墙上,一手扶着脸,另一手按住后腰,神情完全沉醉其中。


“回家再亲好么?”等他们停下黄宇森忍不住提醒,顺便把衣服递过去。


王俊凯放肆地笑了两声,拉着王源进电梯厢,只留下一句改天再聚。


回到车里,王俊凯笑意收敛些许,却仍没放开他的手。


他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放口袋里,藏着什么宝贝呢。”


王源拿出来摊开手掌,是下午在山林公园捡到的石头。


“看,我给你捂热了。”


“你个小东西。”王俊凯说着点点他的太阳穴,语气里全是温柔。




2016/11/3